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蛙的博客

不以物喜、不以己悲、简单生活、开心做事!顺天意、尽人事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康熙爷微服私访到榆中的故事  

2016-08-13 12:58:02|  分类: 记忆兰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忆兰州之三四九 

康熙爷微服私访到榆中的故事 - 青蛙 - 青蛙的博客  

传说古时候,榆中宛川河常常洪水泛滥,洪峰巨流汹涌澎湃,大面积淹毁南北两岸耕地稻田,甚者损坏房屋,伤害生民,当地百姓苦不堪言。

禹王大帝察知这个情况后,令山神速去将榆中宛川河上游的清水杜家嘴子山、三角城白虎山和接架咀子山接成一山,以堵洪分流,永庆安澜。

正当山神施法将三山移动对接时,居住在杜家嘴子山下的一个月婆子正和几个尕脚婆娘拉着老婆舌,忽然月婆子指着接架咀子山惊呼:奥吆,我看见那座山在往东走呢!这一喊可坏了山神的大事儿,可谓洪水冲了龙王庙,月婆子冲了山神爷,山神大感晦气,法力全失,山就马上停了下来,就这样三山没有接住,洪水照常泛滥,当地人们都说,哎呀,真可恶,都让这个死月婆子给说掉了。于是,在接口处形成了上头大下面小的像簸箕一样的小山川,被当地人们形象的称作“簸箕川”(宛川河的支流),走动的那座山也就随称为“接架咀子山”了,当地百姓也就默以“接架咀”而处,安居生活。

后来“接架咀”因与康熙爷有关又变称为“接驾嘴”。据访听,故事是这样的:

传说十年九旱,五无一收的定西遭遇了接连大旱,鸟被渴死,五谷绝收,民不聊生。正当百姓们焦度荒年、揭不开锅时,情况传到了康熙爷的耳朵里,于是他和随童骑着毛驴微服私访到了定西榆中(当时榆中属定西)。

山道岖岖,黄土扑扑,日头炎炎,饥民处处。康熙爷为察实下面的荒情,忍着饥渴,人不止步,驴不停蹄,一路上和荡羊娃睡过,和老汉们在炕上挤过,烟锅子一抽,就谈天说地的喧起来,掏出当地的实情。

一日,来到了一个庄上,碰到了一个老婆儿,老婆儿看到书生模样、身形憔悴的他们甚是心疼同情,就叫到了自个的屋里,得知他们要去城里寻亲,一路吃不上喝不上多少天了,就将仅有的一些荞面加豆面馓了些馓饭端给了他们,康熙爷和随童吃的很香很香,感念不忘。

康熙爷的才艺也让民间百姓十分赞赏厚爱,他除了付银两生计外,也让自个的擅长换个不白吃白喝的好影响,所以每到一处都写下了时兴有名的牌匾、留下了脍炙优美的诗文等,至今还有人们惜说起被毁失的圣诗御额。

起先,人们都不知他是皇上,后来一些有文采的人从他的书具、用器和相貌、气宇上意识到是个有地位、不简单的人物,并有往来榆中三角城的商吏感觉到可能是皇上来了,消息不径而走,迅传到了县衙、府衙,于是榆中、定西、兰州的探马频报,三地官爷们慌整衣帽,牌、轿、车、马齐至,前往榆中县三角城东3公里处的“接架咀”远迎,躬接圣驾。

康熙爷自知保密不住身份了,便复还了原样,让叩呼万岁的众官平身侧立,先御传饮食了一番,听说宛川一带的韭菜不错,还特意让御厨做了一盘爱吃的韭菜格格子,很是高兴,后听了一下灾情汇报。各地的官头儿,都启禀皇上请圣驾到本衙安歇,康熙爷沉默了一会儿说:就去兰州看看吧。官员们合计合计说:去兰州分南北二条线(丝路要道):如果宛川河不发洪水,就走北线,到宛川河北岸的东古城歇脚,第二天在宛川河北岸经红柳沟、夏官营、太平堡、过店子、岳家巷、金崖,上伍营,穿过七岘沟,经古汉长城(宛川河入河口东侧),过宛川河入河口到响水子(现西坪),休宿补给后再沿黄河南岸西行,经桑园子、方家泉,绕道十里山北麓、古城坪,到达东岗镇。如果宛川河发洪水,就得走南线。由于宛川河从东南向西北,流经榆中中部的黄土高原沟壑地带,水土流失十分严重,下暴雨发洪水时,洪水携带大量泥沙,冲毁桥梁,淤塞河道,淤泥数日,甚至一两个月都难以清除,致使夏官营、太平堡至响水子段的道路中断,所以,宛川河中游至下游的北线就被阻隔,建议皇上就走南线,由这里启程折向西南方向,经三角城,翻过白虎山,淌过石头沟,绕到朱家沟、麻家寺,然后北下,沿途可以稍作休整、补给后继续北下,取道方家泉,绕道十里山北麓、古城坪,到达东岗镇,就到兰州了。康熙爷说:就走南线吧。

一切准备就绪,接着皇上的车驾便按原计划鸣锣开道的行进。走到麻家寺以下的一个农景不错的地方,康熙爷饶有兴致的问着说,前面到哪里了,是不是可以稍作休整呐?!接驾的官头儿赶忙回皇上:前面就到 “猪嘴”(现定远)了。什么什么,康熙爷疑惑自己没听清楚,又小声的问说:前面怎么说来着。官头儿带着释意的口气说:猪,猪儿的猪,嘴,嘴巴的嘴,前面是“猪嘴”了。康熙爷心里猛然一沉,猪嘴!哦,我朝年号康熙,康,康(糠)进猪嘴,怎么回事,是何感受?心绪未定的康熙爷接着又问说:能不能绕道过去呢,下下站是何处啊?随行官员赶忙回话:不能啊皇上,下下站叫“嗓眼子”,离兰州不远了。哎吆,这下可回了个皇上透心凉,什么远不远的,康熙爷越想越不敢想象,怎么会有这么糟糕透顶的行程,如果让天下人薛传出去不但笑话本皇,也与我朝声誉有一定影响。康熙爷怎么寻思也不解心头郁疾,糠都要到猪嘴了,马上又要进嗓眼子了,还嘴不嘴眼不眼什么啊,便大犯忌讳的厉声发了个口御:停,不去了!就此暂歇,翌日按原路返回。官头儿有的意识到了些什么,有的晕头转向,还想着不知哪点儿上让皇上生气了,不管怎样,皇上说休息就休息回去就回去吧,于是当晚便歇驾于此地,定远“歇驾嘴”也因此而来,“嗓眼子”也改称为桑园子。

皇上回京后,忽有一夜梦到了去兰州的一些经历,最让康熙爷倍觉余香馋嘴的是那顿馓饭,香的他舌头不断地舔哈巴子。于是御传,召那个老婆儿带上当年的荞面和豆面到皇宫里见驾,专门让老婆儿又馓了一回馓饭,但怎么吃都不是个滋味,连连摇头说:不香,一点儿也不香。老婆儿深沉的说:回皇上,那是您当年饿坏了的缘故啊!榆中的馓饭也就此名传了出去。

康熙爷来榆中到兰州的传说故事不尽相同,但“接驾嘴”、“歇驾嘴”等与康熙有关而命名的地名至今沿用,也被当地人们视为人文开发的骄傲和财富(作者:佚名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